Dream

刚从梦里醒来,居然还保留了不少记忆,居然看到了我还未出生的女儿小红枣,都有几个月大了的样式,非常可爱,我发现梦处于大脑的另一个记忆区,有与现实独立的区间,也有些规模

香港

小时候看了大量香港影片,香港音乐,对香港的印象可能过于偏离实现,早些年会觉得香港治安很差,可能是《古惑仔》等黑社会电影的影响,直到接触真实的物理世界

程序员书籍与感想

“The world of the made will be like the world of the born: autonomous, adaptable, and creative” – Out of control – the biology of machines 凯文凯利《失控》这本书提到了机器生物化趋势

武汉黄鹤楼

黄鹤楼是中国古代比较成功的建筑,奶奶说1980年代在武汉生活的时候,爬到黄鹤楼可以鸟瞰下面各个视向,因为那时候没有什么高楼,而现在都被各种高楼挡住了,也失去了原有的气魄

深圳圆博园恐龙馆

我们曾接受过《西游记》《封神榜》等各种神话,然后民间有各种鬼怪传说,像爷爷就比较怕鬼了,但事实告诉我们世界不是那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