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会去哪里

定期都会去想人死了会是怎么感受?还有意识吗?死后会去哪?’我’是什么?没有答案,爱因斯坦也说自己无法想象(“Any individual who should survive his physical death is beyond my comprehension”),但是就是想尝试的去理解一下。

“我”是什么?

怎么去理解生命呢?从生物的角度,组成身体的细胞在不停的翻新,旧细胞死去,新细胞产生,剪了头发,或不小心少了一块肉,但我还是相信就是以前那个,所以对“”的定义可能是要聚焦在大脑那一块,我能感受到的我就是记忆+思考感知能力的组合。

为什么“我”不仅仅是我的思考感知能力呢?

因为思考感知的逻辑我感觉有着固化的方向,像编过的程序逻辑一样,而且大脑的思考性能,表现还不一样,有的人反应快、头脑清晰,还受基因遗传影响, 是DNA合成表达的, 是先天的,而记忆是后天社会实践形成的,所是“我”不是谁“投胎”的。

我在社会实践中,形成了记忆,它由我看到的,听到的,触到的等各种画面、感觉组成,记忆是积累的发展的,他不是一开始就有的,但思维能力是生物一开始就有的相对固化的属性,会因发育表现出不一样的性能,就跟我们电脑的芯片的计算能力一样,而记忆就像电脑的内存、硬盘一样存放数据,芯片能读数据算数据。

是什么时候才开始会意识到”我”,在娘胎里有这个意识吗,好像后来不断有了记忆才有,没有记忆就无法意识自己是自己,就像睡着了但又没做梦时,意识是一种思维能力。

如果可以把记忆清除掉,如果还能继续在社会实践中形成新的记忆,那可能是新的出生,年纪大的婴儿。但因为没有了之前的记忆,是不是那个你就死了?,他们会告诉你叫什么名字,你以前做过什么,你可能会通过以前的视频补记忆,然后你会感恩帮助你的人,就像你听说隔壁张婆婆在你家极度困难的时候借了一笔钱给你父母,你没看到只是听说,还是会脑补画面,并感激一样,那你是否慢慢的复活了?(这里发散一下,如果告诉你你是乔布斯,你创建了苹果公司,给你看了他所有的视频,照片,日记等,你甚至在思想上能做到和他一样,还把你放在他的职位上,是不是你就是复活的乔布斯,只是换了个身体,就像换了别人的肾一样)。

我们失去一个东西会感到难过,比如心爱的玩具不见了,如果没有这片记忆,不知道有这个玩具,会难过吗?
如果爷爷奶奶突然去世了,你也会难过,但如果你的记忆里没有爷爷奶奶,或者你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你会难过吗?
假如一点记忆都没有,或者就是我们常说的死亡,记忆都消灭了。
人的情绪有身体本能的处理,也有记忆的刺激。

为什么“我”不仅仅是记忆?

假如记忆能移值,把你的记忆移植到不同新的载体上,去社会实践,相当于拉了几个分支,那谁是”“?
我想我只能意识离自己意识最近的自己身体是自己,这是一种感知能力,你意识脚上穿得是什么鞋是刚刚感知并形成的记忆。所以我无法意识他们, 但是那几个分支载体会对我的家人好,他们都复制了我的感恩记忆。
如果意识能转移到另一个身体,那么你能感受另一个身体,只要记忆能复制过去,你就有了新的身体。
如果意识能复制,你同样感知脚在什么位置,如果意识在不同的空间,就无法想象了,比如你一天在不同的位置放在同一个时间,所以意识可能是唯一的,他相对存在大脑里,他不会离开大脑,如果离开了我们怎么能一直感知脚的距离是不变的,所以不会说人死了,意识就离开身体,活着时为什么没有离开?所以他不是那种四处漂的能量,他是细胞集群组成的。

有一部电影《致命魔术》,可以试着感受下分身。会不会是看镜子自己的那种感觉呢?

我们做梦弱化了空间,连时间都错位了,经常梦到自己做二十年前的事情。

记忆会消亡吗?

前几年爷爷去世的前两个月,脑梗,看他很久以前的记忆记得比较清了,医学上脑梗者很多会有这种现象,他说出了年轻时看戏听到的台词,《薛仁贵征东》,我当天晚上记了下来,但我记得不清,大概是这样:

头戴金盔一尺五
手拿钢刀八百斤
磨刀磨了三缸水
开刀杀了五百人
三十斤鳊鱼不吐刺
四十斤奶猪合毛吞
南京杀到北京转
血水流了一人深
一路杀到和尚庙
一脚踩死八百个和尚

另外我的伯伯曾喝酒喝断片,突然就不记得最近发生的事,他努力的思考着为什么会在这里?大家都吓到了,我当时就想到了一个词“断片”,然后搜索了一下,告诉他们不用担心,喝酒会有这种现象,我也是印象中记得有这个词,之前没见识过,他睡了一觉后才全部记起来了。

所以这个记忆还会受大脑的约束,在一定的条件下能让某些记忆变得高清。

所以可以感受记忆是分布在大脑上的,而不是集中在某个微小的点上,不然就不会有大脑在外在环境刺激下,某些记忆突然表现好,某些突然表现不好。

那当尸体分解了,记忆也就分解了,还会有带着记忆的“魂魄”离开尸体吗?

记忆的传承

我喜欢电影里的某个角色,我按照他的方式去说话,做事,跟其他人讲着他的风光故事还表现得很开心得意,那我是不是就继承了他的记忆?只不过记忆没那么深刻,但自己的记忆随着时间都会模糊,那事情是不是自己本人做过的区别似乎不大了,只要那些记忆能在后面有益于自己。

肖申克的救赎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

信息全球化,每个人都在分享自己的记忆,然而你会吸收谁创造的记忆了?

 终

有人说我们已经体验过死亡,就是出生前的样子。
当我们死亡,我认为那就是永远的,如同时间的死亡,前一秒死去,后一秒出生,就像不再有上一秒一样不再有“我”。

活着就是爱与被爱,这是生而为人最美好的本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