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化系统

是时候看《The good doctor season 2》了,据说第二季中有个手术是将镜头从口腔伸到肠子里,记得小时候不小心把硬币吞进肚子里了,才意识到口腔-食管-胃-肠-肛是通的,最小直径也比硬币直径大。

Dream

刚从梦里醒来,居然还保留了不少记忆,居然看到了我还未出生的女儿小红枣,都有几个月大了的样式,非常可爱,我发现梦处于大脑的另一个记忆区,有与现实独立的区间,也有些规模

深圳地铁乘车码漏洞

发现地铁乘车码有个漏洞啊,20号晚上下班准备出站时,我看太多人排队就不想等了,于是就去客服那边一本正经的说我手机没电了,因为我真有一次是快出站时手机没电,然后报了手机号就从后门出站了,的确比排队快很多

How to have tail -f show colored output

In the morning, I saw a friend curl a weather forecast HTTP resource on the shell terminal and found that the output text is colored, which inspired my interest in outputting colored text logs in the terminal to enhance readability.

FlashVim

在Mozilla上发布了我的FlashVim 浏览器扩展, 除了用vim的方式操作浏览器,还有快速打开自己常用网站的特性。享受一种流畅的快感

血液循环

以前电视里说子弹经血管流到心脏觉得不可思议,看了美剧The Good Doctor 后,发现原来人的主动脉直径是2~3厘米,和普通水龙头🚰差不多

中风

2018年11月17日凌晨,父亲突然中风,晚上发微信而不是打电话给我们,我们都熟睡,直到早晨我们才看到信息,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如果当时能尽快打针溶血栓,可能当天就能好,但拖的时间太长,导致需要几个月的治疗,其实是缺乏对医学上的一些认识

美学

几年前和一个在深大读专升本的同事听了一堂美学课,那是第一次接触美学这个概念,觉得还是挺有趣的,今天去了下壹方城的书店逛,看了一本美学方面的书,感觉不错,我觉得对设计有帮助

香港

小时候看了大量香港影片,香港音乐,对香港的印象可能过于偏离实现,早些年会觉得香港治安很差,可能是《古惑仔》等黑社会电影的影响,直到接触真实的物理世界